月月晴兒

不定期更新!!
只是個孤獨的灣家人自耕農
ars大愛!! 沾了一點點的歐美味道
無可救藥藍擔一隻,除藍擔外團愛大好
本命CP天然;副命CP竹馬
S左O右無法(暈,天然OA、竹馬NA、山組OS,正在努力跨越潔癖壁......
O、A水仙愛好者^v^
隨時隨地歡迎勾搭^^

[天然] 復燃

終於寫了現實向的東西

寫現實向感覺有難度啊......

*OOC注意!!

以下

————————————————————


當發現自己對相葉雅紀的情感再度燃起火苗時,大野智是慌張的。

一切都來的措手不及,在最安心的時刻。

 

*


前些日子,當他閱覽多年前日記裡頭有關相葉的心痛點滴時,

他還能欣慰地笑著安慰自己那都已經過去了。

如今,他笑不出來了。


*

 

嵐成軍已邁入第18個年頭,他也說過,

嵐對他來說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就是”嵐”。


但相葉雅紀一直站在大野智所歸類為”嵐”、歸類為家人朋友的邊界,

彷彿一抹纖細的身影站在懸崖邊,深谷裡的強風吹來,看似搖搖欲墜。


*

 

他曾經喜歡他,不知何時開始,不知何時結束,

他只知道,當他每次捫心自問:

"大野智,你還喜歡著相葉雅紀嗎?"

他能感受到那不該跨界的情愫又會淡了些。


他只知道,相葉雅紀令他心動的時刻越來越少。


他只知道,和他處在一起的時光是多麼的燦爛。


*

 

這段感情就像一盆火,大野親手將它燃起、

親自看著它從火苗轉成大火、漸漸變成小小的火舌竄了好一陣子,最後熄滅。


在一旁盯著那了無生氣的灰燼,大野以為它就這樣死了,直到現在。


*

 

不安。

獨自一人的日子開始變的空虛。


不安。

釣魚的船長問他是否有什麼心事放不下。


不安。

盯著白紙拿著畫筆卻不知該畫些什麼。


不安。

在寂靜的夜裡輾轉難眠,總要躺上一些時間才能入睡。


不安。

整個人像是被天上的氣流拉著拽著,

但不管怎麼拋上丟下,雙腳就是搆不著地面。


*

 

注視著那盆餘灰,大野好像看見一瞬的火光,

驚慌地更靠近一些,他猶豫著該不該伸出手,

而就算伸出了手,是該捻熄還是該護住在冰冷餘燼中的熾熱。


*

 

這夜,他夢見相葉就在觸手可及之處,

一如往常的對他笑著,說著最近又做的些傻事。


突然,相葉牽起他的手,朝前方走去,

大野愣愣地看著烏黑髮絲飄揚的後腦勺,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說些什麼。


天是藍的,水也是藍的;海風在吹拂,海鷗在鳴叫,

大野眼中那顆毛茸茸的黑腦袋變得模糊起來。


心跳在加速,嘴唇在顫抖,雙腳陷在柔軟的細沙裡動彈不得,

相葉回過頭來,剔透的杏眼含著笑。


雙頰是濕潤的,淚水是滾燙的,大野發現,

他的心早已陷在一個如細沙般柔軟;如海風般舒心;如藍天般美妙,

一個名叫相葉雅紀的人裡無法自拔。


「リーダー、」

相葉開口呼喚他,但後面的詞句已模糊不堪,只剩口型清晰可見。


海風銜走了那沙沙作響的夏日嗓音,丟下了通往現實的巨響。


*

 

鬧鈴停止,大野失神的坐在床上,無聲的哭了,那是悲喜交雜的鹹淚。


 



「リーダー、你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喔——」 



--END--

————————————————————

昨天早上被忍之國的4分預告炸成煙花

炸完之後下午就腦袋空空,一直空到半夜12點多呦——

距離上次為了寫文熬夜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鹹魚一隻,好久沒寫這麼順了

這麼不定期更新,感謝看完的人哇

呃,廢話好多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