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晴兒

不定期更新!!
只是個孤獨的灣家人自耕農
ars大愛!! 沾了一點點的歐美味道
無可救藥藍擔一隻,除藍擔外團愛大好
本命CP天然;副命CP竹馬
S左O右無法(暈,天然OA、竹馬NA、山組OS,正在努力跨越潔癖壁......
O、A水仙愛好者^v^
隨時隨地歡迎勾搭^^

[天然] 誰殺了聖誕老人(重發)

因為發現文路的不妥當以及某些地方的Bug

我先撤下來修完之後放回去了

但還是想重發一下

跟看到此文初版各位說聲抱歉><

對不起讓你們看到了有瑕疵的作品(鞠躬

*RADWIMPS的名字也已經修正,我感到十分抱歉

以下


—————————————————————

冰柱在陽光照耀下四散著色彩,昨晚的雪花被微微的溫熱揉成了冰晶,樹林間充滿了寒氣。

和外頭的冷冽相反,樸質木屋內溢滿一團團的暖溫。

磚砌的壁爐內響著木柴滋滋的裂聲,鮮豔的火舌向上亂竄;頂端的星火化為灰燼跌入柴與柴的縫隙。

柔和的冬陽穿過林子、透過落地窗撒入客廳,一道道光束拉著裙擺、踮著腳尖輕巧的在木質地板上開起了舞會,空氣中的細小粉塵也隨之起舞,一股慵懶的氣息沉澱在屋子的底部。

吃完早餐後大野便在壁爐旁搗鼓起未完成的雕塑,相葉則是拿了本書半臥在沙發上緩緩地翻閱,敲擊的鈍音和紙張的細語相互碰撞著,柴裂的聲響伸出手將兩者攬進懷中,三種音調轉著圈,最終混成了和諧的白噪音。

在暖氣和舒適背景音樂的包圍下,因工作而多夜無法好好入眠的相葉過不久就墜入夢鄉。

 

 

*

 

 

當大野注意到相葉睡著時已經是正值午後茶點的時段。

手中的書停在有著插圖的一頁;鼻樑上的鏡框或許是不小心跌了一跤,歪斜的掛在標緻的臉龐上;上身的毛衣隨著肩膀鬆垮的線條向下滑去,陽光輕柔的附在他身上,像一張金亮的毯子,將他全身裹的閃閃發光。

看著眼前酣睡的人,大野笑笑,放下手中的杯子小心翼翼把眼鏡和書本都移到茶几上。

相葉倚著扶手稍稍換了姿勢,茶棕色的髮絲順著引力下落,蓋住兩弧扇子似的長睫毛。

 

 

*

 

 

一片黑暗中,臉上突然傳來厚實的觸感和微涼的溫度,接著是額前有些濕潤的柔軟,之後跟上的一連串細聲呼喚和雙頰上的碰觸迫使相葉張開疲勞的雙眼。

只見跟前有個朦朧的人影,看不清臉龐也無法辨別身形,還未散去的睡意擾亂著思緒,使他莫名的只問了句「你是誰啊??」,那人輕輕的笑幾聲,伸手拍拍他的頭。

「睡傻啦,連我是誰都不知道??」

傳進耳裡的聲音悶悶的,像是隔著一道牆,眨眨眼,那道人影貌似變得稍微清晰了點,相葉張開嘴想再說些什麼,不過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畫面是模糊的,想法是空白的。

唇瓣突然被抵著,眼前是一道陰影落下,嘴裡吃到了牙齒以外的硬物,睡意瞬間被驚嚇驅走,一陣混雜薄荷清香的熟悉氣味撲鼻而來。

陰影消失時相葉依舊張著嘴,清醒的雙眸終於在人影身上找到焦點。

「啊...大ちゃん」

「薄荷糖有讓你清醒點嗎??ふふ~」

大野一手抱胸一手拿著只剩一半的枴杖糖笑得開懷,糖塊碎裂的悶響伴隨軟黏的哼笑溶入屋內的暖色黃光。

「你的重點根本不是薄荷糖吧??」

相葉有些不服氣的嘟起嘴,偏過頭細細品味著那一小粒薄荷糖。見狀,大野笑得更開心,哼笑變成了聲調有些拔高的大笑。

窗外傳來陣陣夜晚特有的林間細語。

 

 

*

 

 

晚餐是大野負責的,最近餐桌上總是出現時尚的歐洲料理,今天也不例外,只是比前些日子再更豪華了些,桌子上從前菜到甜點俱備的整套西洋料理讓相葉呆了好一陣子。

他們邊聊著笑著打鬧著邊吃著晚餐,在用完最後濃鬱的巧克力蛋糕後,二宮剛好來到了木屋。

「大ちゃん多謝招待~~」

「ふふ怎麼會呢,去洗個澡吧,現在大概八點半,或許還有些時間能休息」

「耶——休息時間!!!!!!!」

二宮將大衣掛在門前的衣架上時只聽見了過大的嬉鬧聲,一抬頭便是兩人愜意收拾碗盤的身影。

放下手提箱,他望向一旁牆上鏡中的倒影,眼裡浮出淺淺的困惑。

 

*

 

 

二宮把電腦和一切設備架好時夜已經深了,咕咕鐘裡的鳥兒出來叫了十一下又縮回去。

大野進房去叫醒相葉,留在客廳的二宮打開一個類似定位系統的程式,螢幕上全日本的地圖出現一個又一個綠色和紅色的光點,在鍵盤上敲幾下,螢幕上的點與點之間都連起一條條的線段。

相葉搖搖晃晃地從房裡走出,看來格外悠閒,大野跟在他後頭,懷裡抱著一疊衣服催促著前面的人。

「噢!!Nino早安!!哈啊~~」

看到客廳裡的貓背身影,相葉瞬間眼睛一亮,用著沙啞的嗓音和那人打招呼,還不忘附贈一個哈欠。

「已經不早了,還有,你只剩下十分鐘做準備」

他愣愣地看著二宮鏡片上反射出的螢幕畫面,直到大野喚回他的思緒,並且將衣服放到他手上。

「對啊,都已經這個點了,果咩沒注意到」

「沒關係,這個月辛苦了,過了就輕鬆了,到時候再好好地睡一覺吧」

相葉的鼻音有些加重,吐出的話語如遇潮的木頭般濕漉,大野投給他一抹淡笑,拍著肩安慰他。

甩甩頭,他踩著那看似極不踏實的步伐走進浴室。

剩下的兩人在外頭不發一語,只有微弱的水聲流轉著。

大野捧著下午未見底的咖啡倚在櫥櫃旁,視線時不時飄向半掩的門扉。

二宮在屋子裡遊蕩,最後從冰箱撈出了顆蘋果啃著。

「大叔,吃你們家的蘋果喔??」

看著自己的話語如風一般的飄過,他有些不悅的嘖嘖嘴坐回客廳。

分秒流逝,當二宮的疑問終於要衝出唇齒時,門打開了。

 

 

*

 

 

「一切都準備好了你就放心吧,J跟翔さん已經在外面預備了」

「嗯,那我走......啊對了!!大ちゃん最後一個東西放進去了嗎??」

「放進去了,加油呦!!」

「好!!不會讓大ちゃん失望的!!我出門喽~」

「路上小心」

相葉開門向外走去,暗紅色風衣飄揚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二宮側過身凝視著大野,眼裡有種忽然明瞭的笑意。

「怎樣??」

「你什麼時候開始擔心起我們的送貨員了??」

「我一直都很擔心他」

二宮坐回電腦前,大野站到他面前,仰視的眼裡有著閒適,俯視的瞳裡有著擔憂。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只是覺得你這人真的很神奇」

「我擔心雅——」

「如果你擔心他回不來,我會跟你說不可能,J的駕駛技術是一流的,而且翔さん那種菁英絕不會容許意外發生的」

「.........」

大野抿著唇不發一語,沉沒在兩人間散開。

 

 

*

 

 

二宮盯著螢幕上的地圖,一個個光點由蔥綠、亮紅轉為晶白,螢光照著他過白的臉龐,整個人顯得毫無生機。

大野為手中的木製小鹿補上最後的修飾後,他拿起一隻羽毛筆沾了些墨水,在它的側腹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草寫的字體消失於表面,墨色溶入木塊內部。

「你從來不關心他們的」

木製的小鹿抖抖耳朵,開始在空間奔上跳下,纖細的腿下飄出了細碎的雪花。

大野起身啜了口杯裡的牛奶,緩慢地坐到二宮身旁。

「他不一樣」

聽聞,二宮失笑,看著對方聚焦於遠處的雙眸中深不見底的無名情感。

靜默片刻,他又開口。

「你真的很蠢欸,又不是不知道最後會怎樣,別忘了他可不能永生喔??」

「這種問題到時候......」

大野轉頭用餘光瞥著壁爐旁火光映照的雕刻刀,眼中湧起了波瀾。

「自然就會有辦法的」




--END--

—————————————————————

這是一個國家一個聖誕團隊的概念

感謝小夥伴的小段子以及浴室的神秘魔法

相葉醬紅白主持加油!!大家新年快樂!!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