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晴兒

不定期更新!!
只是個孤獨的灣家人自耕農
ars大愛!! 沾了一點點的歐美味道
無可救藥藍擔一隻,除藍擔外團愛大好
本命CP天然;副命CP竹馬
S左O右無法(暈,天然OA、竹馬NA、山組OS,正在努力跨越潔癖壁......
O、A水仙愛好者^v^
隨時隨地歡迎勾搭^^

[天然] 列車已離站

這是→列車進站中 有點像是後續的小段子

其實也算不上是後續啦(??

*本作品與現實人物及團體無關

*段子

*文筆渣

*OOC注意!!

以下

————————————————————

  「往千葉的列車即將進站......」

又回到了那個時刻,站在月台前絕望的想要跳下去的那一刻。

一樣的場景、一樣的時刻、一樣的廣播、一樣的列車。

相葉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但冥冥之中好像有什麼變的不一樣了,像是一部電影中的小小停格,雖然無傷大雅,但一旦發生了卻是會使人抓狂的。

  「雅紀!!」

和當天一模一樣的呼喚,相葉高興的向大野飛奔過去,在可以抱上他的那一剎那,那副身軀卻狠狠的從自己胸口正中央穿了過去。

他瞥見大野的表情由安心轉為驚恐,離去的速度又快了幾分。

  「雅紀!!!!」

這次聽見的不再是溫柔的呼喚,而是心碎的嘶吼。

相葉戰戰兢兢的回過頭,行人用著驚恐的臉龐按下站內服務鈴,列車緊急煞車的聲音充斥著站台。


這些日子來,他最害怕的事情成真了,看著大野癱坐在地、愣愣的望著月台警戒線的樣子,相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淚水急流似的從眼眶奪出,肺部的空氣一再的被打出去,如此慘烈的哭著,他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

突然,相葉被某個力量脫離了地表,像氣球一樣越飛越高,他掙扎著想回到月台,至少一次也好,他想要抱抱大野。

但不管怎麼哭喊、怎麼搖晃,車站還是變得越來越小。

抬頭,一朵蓋住太陽的雲正好飄開來,陽光刺得他睜不開眼。


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相葉感覺到他回到了地面,嗅覺被熟悉的氣味環繞著。

抬起手遮擋從右方射來的光線,他聽見了布料的摩擦聲,眨了眨溢滿淚珠的雙眼,他花了些時間看清自己的所在地。

那天使般的臉龐依然溫柔地笑著,垂下的眼瞼和平穩的鼻息代表對方還深陷在夢鄉中。

想坐起來時相葉發現,大野那雙好看的手有些用力地摟著自己,手掌和指節上厚繭的粗糙感讓他安心了許多,在他提起嘴角的前一秒,方才夢中令人心痛的場景滑過眼前,相葉的呼吸又變得急促起來,眼淚也不爭氣的繼續掉了下來。

  「嗯......雅紀??怎麼了?!」

剛從夢裡提著兩大桶魚滿載而歸,眼前卻突然出現相葉和那天幾乎一樣的無助眼神,大野一下子慌了手腳。

當他還未反應過來時,相葉的唇已經覆上自己的。


那絕非一個激情的吻,而是個證明對方存在的方式,在面對了自己最大的恐懼後,相葉發現他再也不能沒有這個天使的陪伴,

大野對他來說就像是水一般,看似不起眼,卻是他最需要的。

而現在的他就像一盆幾近乾枯的植物,竭力吸取著上天賜予的甘霖。


兩人的吻持續到其中一方感到缺氧了為止,大野滿足的笑著,舉起手將相葉臉上殘留的淚水抹去。

寧靜,是接下來不知多久的時光中兩人唯一的交談方式。

  「智,那個時候你有叫住我實在是太好了」

相葉張口驅走了寧靜,黑溜溜的眼中平靜的彷彿可以看見心音。

聽聞,大野抿嘴一笑。

  「是啊,有叫住你真的是太好了」

語畢,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是啊,有了那聲呼喊,我才有了你。

 

發笑的同時,雙方不謀而合的想著。

大野從相葉的黑眼珠子中看見了對方和自己心意是一樣的,反之亦然。

 

兩人之間就算一句話也沒有,心意還是能傳達的到,他們就是如此。



--END--

————————————————————

這次是真的END了wwwww

最近在嘗試寫笨蛋夫夫十五題wwww

有時候都會不小心變的黃爆起來,真是傷腦筋(那是你自己的問題

等哪一天真的寫完了在看看要不要放上來吧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歡迎留下評論或搭訕我^0^(沒有人想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