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晴兒

不定期更新!!
只是個孤獨的灣家人自耕農
ars大愛!! 沾了一點點的歐美味道
無可救藥藍擔一隻,除藍擔外團愛大好
本命CP天然;副命CP竹馬
S左O右無法(暈,天然OA、竹馬NA、山組OS,正在努力跨越潔癖壁......
O、A水仙愛好者^v^
隨時隨地歡迎勾搭^^

[天然/二翔(可能)] The Unexpected Words 3

我來更了!!(土下座  年(1月)初(10日)第一篇

第一章  第二章

希望大家不要嫌棄我萬年一字的速度QAQ

最近要期末考了可能會閉關,可能(喂

*這篇OA跟NS雖然沒有明講,但是還是有部分提及攻受向

所以還是稍微標了OA,至於NS因為有點稀少就先不占tag了

排斥的人請先迴避喔,謝謝!!^^

然後注意事項:

*本作品與現實人物及團體無關

*文筆渣

*沒有劇情的劇情

*有OA向!!

*OOC請注意!!

以下

————————————————————

不久後,時間一成不變的流逝中混入了陣陣鼾聲,大野從畫架後抬起頭來看看四周,這時他才發現椅背上那半顆腦袋消失了。

走近一看,相葉枕著扶手、背向沙發睡得香甜。

長長的睫毛是一對天使遺忘的翅膀,靜靜歇於兩點星光之上。

在顏色偏暗的空間下,紅潤的雙唇顯得亮眼,有些消瘦的臉頰讓人懷疑他有沒有好好吃飯。

平穩上下起伏的胸膛散發著令人安心的感染力。

此刻的相葉,大野看得出神,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將思緒從那張比平時多了幾分稚氣的臉龐上抽回,緩緩走進臥房拿出一條毯子小心翼翼的幫相葉蓋上。

伸手摸摸對方蓬鬆的頭髮,掌中的腦袋抵著自己微微蹭了蹭,像隻大型寵物似的。

現在想想,相葉有時朝自己撲來、拉長了嗓音大叫”大ちゃん~~”的樣子,就是個像家長討糖吃的孩子,也就是……他在跟自己撒嬌?

那麼這樣來說今天也是吧?一般大企業在年底這個時候都很忙,身為主管的相葉是絕對不可能有時間在這裡陪自己的。

稍微仔細端詳,緊閉雙眸下方的眼窩躺著兩抹無法被忽視的青紫色,它們不知已杵在那向所有人宣傳著他的疲憊多久了,

大野會在鏡中發現它們時通常是把自己關在畫室裡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下一個早晨。

 

看來相葉ちゃん也熬了不少夜,辛苦了呢。

 

大野對於今天時不時就神遊的舉動感到有些內疚,明明相葉都刻意抽時間出來了,自己卻一直很在意作品的事。

就是因為在他面前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才會被誤會吧?現在弄得好像做錯事的是相葉而這一切都和自己無關。

 

相葉ちゃん就是太為別人著想了所以才會常常都這麼累吧。

 

輕輕撥開相葉臉上有點零散的劉海,大野坐到旁邊空位上,目光依舊沒有移開相葉的臉龐。

停頓片刻,就在他要有所動作之時,身旁的人咂咂嘴,一個翻身,把雙腳抬到了自己腿上。

胡亂伸完懶腰,相葉舉起右手放到頭底下,微微調整姿勢後又沒了動靜。

後仰的頭部使得纖細的頸子毫無防備的露在空氣中,大野覺得如果自己是吸血鬼他一定毫不猶豫撲上去。

 

不行我到底在想什麼,到時候真的變成吸血鬼了那怎麼辦!!

 

搖搖頭驅走腦中詭異的想法,他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不過真的不得不承認這樣無防備、無心機的相葉在他眼裡看來甚是可愛。

靜待片刻、確定此人真正無動靜後大野繼續行動著。

緩緩往左移動直到能從那雙長腿下逃出後,他蹲在坐墊上慢慢向相葉的上半身爬去。

一個不小心,左腳從沙發上滑下,大野的重心瞬間往前,還好這時他可靠的運動及反射神經讓自己及時轉為跪姿、雙手各抓著沙發椅背和撐在相葉腹部旁的空位上。

 

又是一個Safe~~~~

 

大野鬆了一大口氣,慶幸他並不是直接撲到相葉身上。就在此時,他意料之外的事發生了——相葉醒了。

貌似是剛剛太大的波動把他從夢鄉中震回現實,半睜著還無法聚焦的雙瞳,相葉收回有點躺麻了的右手,另一手使力撐起身體,讓自己往後一些。

當他終於從剛睡醒的迷茫狀態中脫離時,才看見擋住燈光的是一張臉,而那張臉的主人和自己之間的距離到底有多近。

「那、那個……诶?!さ、智??」

相葉瞬間呆滯了幾秒,一睜眼就看到戀人放大數十倍的臉任誰都會感到不知所措。

忘了說了,是的,相葉雅紀正在和大野智交往,只是前陣子相葉造訪麵包店時不小心把奶油掉到大野放在一旁晾乾、才剛完成的作品上。

隔天,大野明顯的心情低落,也不像以往會在公司樓下等他下班,於是相葉認為對方在生自己的氣。

 

 

*

 

 

「相葉氏我說你啊,跟大叔發生什麼了??」

最先發現兩人異狀的是二宮和櫻井兩人,而在櫻井的逼迫之下二宮才找了時間私下約相葉出來吃飯(當然是相葉請客)。

用完餐,飲料和甜點都端上來後他很直接了當的問。

「我跟大ちゃん?沒、沒有啊」

被戳到痛處的相葉盡量收起眼中的慌張,啜了一口拿鐵後故作鎮定的回答。

「想瞞我?省省吧你,連對大叔的稱呼都變了。以前在那裡”智”啊”智くん”的叫……天啊講的我都覺得噁心了!!」

二宮面露嫌惡的搓搓雙臂,還不忘拿起桌上的咖啡像是要壓驚的喝了一大口。講到心虛處的相葉迴避著對方目光,低下頭默不作聲。

「你最近還不是跟著我叫翔ちゃん”翔ちゃん”!!」

「你想這麼久才生出這種回應??而且先不講我了,我不想浪費時間在自己身上,你知道這兩個小時對我來說多寶貴嗎?這些時間都夠我把一款遊戲打完了!!」

對面的人講得越來越慷慨激昂,相葉有點害怕的縮起肩。

突然意識到自己聲音的大小已經是可以引來視線的程度,二宮壓低音量、往前靠著桌緣看似有些咬牙切齒的說完最後一句話。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

眼看對方髮間的惡魔角就快要衝出來了,他只好乖乖就範、一五一十地說出所有事情的經過。

結束後,靠在椅背上、雙手抱胸、翹著二郎腿的二宮一副游刃有餘的表情。

「所以……」

「所以??」

「所以我就覺得他生氣了………」

「所以你就”覺得”他生氣了??!!!」

相葉支支吾吾的講出他現在所處的狀況,不出所料換回了好友的白眼和一聲嘆息。

二宮清清嗓子,準備開始給這位時常令他火大的朋友做最短時間的心靈輔導。

「你這個人就是想太多了,大叔又不是說要跟你分手,而且你想想大野智這個人從你認識他開始一直到現在有沒有對你發過一次脾氣??」

二宮在此稍微停頓,示意相葉回答。後者遲疑的望向對方,然後搖搖頭。

「這就對了,那你憑什麼認為他生氣了??」

相葉沉默,縮著肩直盯著杯中幾近奶白的拿鐵。見狀,二宮將桌上的咖啡一飲而盡,收拾完身旁物品後看了看錶,不耐煩地望向窗外。

「那我差不多該走了,這餐就你請客喽!!」

「咦??!!!Nino你怎麼可以這樣!!」

相葉抬起頭一臉埋怨的望著起身準備離開的二宮,只見他戴上眼鏡、露出貓一般的笑容說道。

「心靈輔導也是要收錢的~沒叫你請我一個月午餐就已經很好了~~那麼,我要回家向翔ちゃん討、酬、勞、了,先走啦~~」

帥氣的甩著穿上外套,二宮拎起公事包揚長而去,留下傻眼了的相葉、桌上那杯微溫的拿鐵和一塊起司蛋糕。

「可惡!!竟然在我面前放閃,而且還點了最貴的餐!!惡魔!!這個頂著年輕可愛臉蛋的惡魔!!」

兇惡(看似)的瞪著窗外二宮離去的方向,胡亂吞下蛋糕、喝完拿鐵,相葉無奈的拿著帳單走去櫃檯付帳,心裡糾結著要如何處理眼下之事。



TBC

————————————————————

原來雅紀跟智君之間發生了這樣的事呀~~

到底這次的糾紛(誤)該如何落幕呢??

請繼續看下去——(不要旁白

總覺得結局離我還是好遙遠啊.........

結局該如何自己心裡已經有原型了可是中間的路在寫的過程當中繞的越來越遠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泣

謝謝一直以來的支持!!我會繼續加油的!!

作者依然在此供大家搭訕(誤 ^^

评论

热度(18)